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 匠心商学理事长汪力成丨匠心的本质是一种根植于内心的信仰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 匠心商学理事长汪力成丨匠心的本质是一种根植于内心的信仰
收藏 0

近日,中国匠心大会暨第三届中国匠心企业家峰会在杭州白马湖建国饭店成功举办。

以下是匠心商学理事长、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全国工商联第十二届执行委员、中非民间商会会长、全球产业供应链联盟主席、改革开放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汪力成的主旨演讲原文“匠心的本质是一种根植于内心的信仰”。

匠心商学理事长、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 、改革开放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汪力成演讲现场

与会的各位领导、各位企业家朋友、各位匠心代表,女士们、先生们,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主题就是“匠心的本质是一种根植于内心的信仰”。

大家都知道匠心、工匠精神、匠心企业家等词最近被国人反复的提及,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说明有一部分人开始对此有所思考,(就如今天参加大会的诸位,相信我们就是对“匠心”有所思考的觉悟者)但,思考过后,如何落地?我非常担心最后会不会又演变成“形而上”的流行词,而无视了“形而下”所以,今天借此机会,以自我批评的形式,和大家共同探讨“匠心”的本质和时代价值问题。

“匠心”一词来源于工匠–即是匠人的追求,执着精益求精的理念。虽然起源于古代的手工业作坊时期,但作为一种文化、理念、精神,我认为永远不会过时,也永远不应该成为过去时,而应该代代相传。

网上有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段子:说什么呢?这些年中国人跑的实在太快,以至于自己的灵魂都跟不上步伐了,我认为这不应该是笑话,而是一种发人深省的事实。

经过改革开放及全体国人的奋斗,中国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从一个差一点要被开除“球籍”的经济落后国家,短短四十多年,经济总量成为了全球第二,进出口贸易总额全球第一。我们在世界各地走,外国人对此无不透露出惊讶以及羡慕,但是羡慕的背后,我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为什么?因为我们只是经济崛起了,但是离真正的强者还有很大的距离,全世界无论什么国家、什么民族、什么文化、什么信仰,只有对“强者”才会显示出发自内心的尊重。

2000年代末,我在商学院学习期间曾去哈佛商学院上课,哈佛的一个美国教授在课堂上曾经问我们一个问题:你们认为中国经济最大的竞争力是什么?我们大家给出了几十个答案,教授都笑而不答,最后教授说“中国人都是要钱不要命,谁还敢与中国人竞争?”。听到这样的评价我当时还有点不高兴,但事后想想教授是“话糙理不糙”。

在我的经历之中,记得从90年代开始,“快”和“大”这二字就是中国经济领域“政治正确”的代名词,也成为了社会和企业界追求、崇拜的主流价值取向,这种观念延续至今,我们仍然用此标准去评判一个企业的优与劣、强与弱,(现在如果一个企业销售规模不进入什么500强、100强、50强、细分行业前3强、独角兽等等),或者年复合增长不保持20%、30%以上的增长,都不好意思自称为是一个还健康活着的企业)。这种“唯大不破”、“唯快不破”的社会氛围中,所谓的匠心、匠人、工匠精神、精益求精、百年老店这些话都只能充当锦上添花的“修饰词”罢了。

但,我们今天来扪心自问几个问题:

第一,全球第二的经济总量,我们牺牲了多少的环境成本、不可再生的资源成本和扭曲了多少生产要素成本?

第二,虽然我们的细分行业众多,几乎全部涵盖了联合国工贸组织发布的500多种细分门类,也是全球唯一,但有多少个门类是全球其他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不可或缺的?又有多少是别的国家不愿做、不想做、不屑做的?

第三,我们的产品现在之所以能卖遍全球,是因为别人做不出来或者能做出来也技术质量不如我们?还只是因为中国产品价格便宜或者所谓的性价比高?(虽然在中国企业的引导下,现在全世界的消费者也都学会了所谓的“价值工程”理念了)。

第四,“薄利多销”的理念是否可以支撑企业的长远发展?持续的技术研发、工艺进步、产品迭代、产业升级需要的钱从哪里来?

第五,资本,尤其是资本市场的短视和贪婪到底是给你真正的赋能还是在给你喂“毒药”?

我觉得我们要扪心自问的还有很多问题,这些深思也表明我们到了要正视匠心本质和重塑价值取向的时候了。

外国的朋友经常给我讲这样一个观点:“你们中国人并不是做不出好的产品,而是做出来的不一定都是好的产品”。我思考良久,确实如此。我也问过许多做制造业的企业家朋友,你的目标是什么?做大!为什么要做大?赚更多的钱!多少钱才算多?越多越好,否则社会上看不起你,没有地位!

所以我觉得当一个社会的价值取向以钱多论英雄,而且“英雄不问出处”,每个人都将“赚钱”作为终极目标时,就很难能几十年如一日潜心做好一件事情了,哪来的匠心?哪来的匠人?哪来的百年老店?大家都想赚快钱,都想一夜暴富,什么来钱快就做什么。所以企业不断追求风口换赛道盲目追求做大粗制滥造、假冒伪劣甚至坑蒙拐骗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全世界都在嘲笑中国人什么都能做但什么都做不好,那我们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德国人为什么能生产出世界上最好、最耐用的设备?德国人认为上帝让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给他要认真做好这件事情的使命。日本制造为什么能成为“高性价比”的代名词?因为日本社会崇尚“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情”的精神,甚至鄙视“有钱但没有专长”的人。

四十多年来,我几乎跑遍了全球,接触了无数国家的人。凭心而论,在聪明、勤奋、吃苦耐劳等方面能超过中国人的还真不多,甚至可以说没有。但将“聪明”用于“钻空子”、“利用规则走捷径”,将勤奋聚焦于只是更快、更多的“赚钱”,将吃苦耐劳理解为只要能赚钱什么都能去干、什么都愿意敢干,那就完全变调了,也是没有未来的。所以现在的中国人是时候回过头来冷静地进行一次灵魂的拷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只有让灵魂跟上步伐才不至于走错方向。所以对中国人而言,“匠心”的本质就是一种根植于内心的人生信仰和社会价值取向问题,而不是能力和素质问题。

古代中国的“四大发明”和各个时代涌现出来的大量耳熟能详的能工巧匠以及新中国建立后在西方封锁、极其艰苦的背景下,中国能造出“两弹一星”就是最好的说明。但如今要解决这个问题已经绝非易事,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可能需要几代人来持续努力。如果你今天不主动去改变、明天一定会逼着你去改变,与其被动改变不如主动蜕变。在我的理解中,中央提出的高质量发展,就是要从一味追求“快”和“大”转变成“好”。从发展阶段论的角度来讲,这也是时代的召唤,今天的中国也应该而且必须进入“高质量发展”时期了。

在此我与大家分享几个不成熟的观点:

首先需要从引导和改变社会价值观着手。这其中还应该包含对知识产权、工艺诀窍、商业伦理道德的尊重等等,这是培育匠心、匠人、匠心精神的土壤。我们很高兴地看到现在国家最高决策层已经高度重视且正在采取一系列的措施,但这需要从舆论宣传导向、顶层制度设计、法律法规、教育体制改革、各级政府的政绩观等方方面面着力,而不是运动式的解决方案。绝大部分人最终的需求是得到“尊重”,也就是有尊严地度过一生,问题就是社会的价值取向到底会尊重什么样的人?

用现在网上流行的“鄙视链”来说,我们“鄙视链”价值导向也已经完全偏离了正常、健康社会的轨道,市场经济不是“唯钱论英雄”的社会,健康的市场经济,“财富”应该只是一种载体而不是结果。一个社会的价值取向,执政党和政府是最重要的引领者,需要时间于细微深处去循序渐进地改变,既要思想和宣传舆论引导更要关注解决现实需求,光靠口号、大话、空话、没有用,我们要做的事很多,但重要的是从“细微处”做起。譬如,能否在全社会评选一批涵盖各行各业、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已经退休的“老工匠”,让他们的退休养老金比同工龄的人高出一大截?这可能比开十次会,发几十个文件都要有效的多。

其次,企业界需要一批“先行者”身为表率。只是为了赚钱的企业主最多是一个商人,很难成为“企业家”。企业家一定是有超越赚钱的梦想和使命,内心驱动力一定不仅仅是追求财富,而应有对社会、对自然规律、对世界的敬畏之心和深深的善意,赚钱只是去实现梦想的必要手段,而不是终极目的。当然优秀企业家群体里也可以分成冒险型的企业家和匠心型企业家,历史已经证明这两类企业家对推动社会进步的贡献更大。

埃隆·马斯克就是典型的冒险型企业家,他的梦想是改变世界。乔布斯就是典型的匠心型企业家,精益求精,追求完美。但无论哪一种,他们都不是以追求个人财富为最终目的,而是为了实现一种“梦想”,甚至不惜“不成功便成仁”,哪怕常人看起来是“疯狂”的举动,但背后依旧是扎扎实实的信仰支撑。

其实在中国不缺类似的企业家群体,尤其是在制造业领域,但现实是,如果他们坚持匠心却一时未取得规模上的效应,他们长期以来的付出根本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善待,甚至还成为了被嘲笑的对象。可即使这样,他们还在坚守、坚持,甚至用一生去守候这份事业。我觉得党和政府应该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包括引导舆论形成全社会尊重、善待冒险型企业家和匠心型企业家的氛围,不以暂时的成败论英雄,一时的发展快慢论英雄、经营规模的大小论英雄,而是以专、精、尖、特、长”论英雄。商人的特质是善于利用和投机”,企业家的特质是敢于探索并“坚守”。要培养具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社会环境需要有包容心,要培育具有匠心精神的企业家,社会环境需要有同理心,市场可以成败论英雄,但社会更应以情怀分尊卑!

第三,匠人队伍建设任重道远。企业尤其是制造业需要有一支匠心团队,能够几十年如一日,日积月累在某一个岗位(工种)上炉火纯青、成为超越同行、持续提升的“专家”,但现在的社会氛围对引进、培育留住这样的匠人太难了,更不要说愿意“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的人”。

我认为除了整个社会价值观以外,我们的教育理念和教育制度更需要同步优化。国家和社会花费了巨大的成本每年培养出七、八百万大学毕业生,有些人只能去应聘一个只需要高中生就能胜任的就业岗位。媒体报道的硕士毕业生去做美团送外卖的骑手就已经说明了所有问题,而企业里需要大量的有动手能力的高级技工、生产制造管理的专业岗位却招不到合适的人,招到了也留不长,因为我们长期以来,我们的社会价值导向是总觉得在生产制造流程里工作是件不体面的事情,许多人眼高手低、但都想赚快钱、大钱。没有匠心企业家就不可能培育一支匠心团队,同样没有一支稳定的匠心团队,即使企业家有匠心,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在德国历史悠久、受人尊敬,毕业以后不愁就业且容易获得高薪的是高级技校毕业生,即使在墨西哥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如我们正在投资的新莱昂州(省)就有100多所高级技校,而历届州长钧以此为荣,而我们的社会观念却认为是没有出息、学习成绩不行的孩子才不得不去读技校,久而久之就导致了当前高校培养的理论型人才与生产制造企业需要有实战能力、动手能力的人才存在着严重脱节。当然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我们企业先跳出去“低水平循环”的逻辑。

当然批判总是容易的,但建设非常难,我们讲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国经济和社会高速发展至今,确实住房、教育、医养这“三座大山”已经压的年轻人气都喘不过来,这都需要钱来解决,如果不快速的、拼命的赚钱,根本没有社会地位和生活品质。房子买不起、老婆娶不到,更不要说养育后代和自己今后的生活质量,即使现在我们说啃老族,也会变的极度焦虑,不得不急功近利,我觉得要改变它难度是非常大的。

好消息是中央决策层已经清晰地看到了这些问题并且已经在采取一系列措施加以控制并试图解决,各级政府也逐步在转换观念,关注一些深层次和涉及长远的社会问题。比如说杭州市总工会近年来就非常重视“工匠精神”培育,利用多种形式,不遗余力的呼吁、呐喊、倡导,今天值此“926”全国工匠日之际,市总工会联合中国匠心企业家联盟,市工商联,市企业家协会等多个部门一起在这里召开这么一次中国匠心大会,我认为就是一种非常好的形式和开端。

但是光靠工会部门一家是远远不够的,光靠民间组织的呼吁也是不够的,需要全社会形成共识,相信只要我们能够形成共识,不久的将来中国人就会减少一些浮躁,多一些纯粹;少一些投机取巧,多一些脚踏实地;少一些急功近利,多一些优品、精品。自我滋养,润泽匠心,专心专注“中国制造”将成为“全球高质量”的代名词,让中国不仅受人羡慕,更要受人尊敬。

以上我个人的一些不成熟的观点,可能更多的是用批评的视角来自我反思,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国家部委有关领导出席,浙江省总工会、浙江省工商联、浙江省企业家协会省市主要领导出席,杭州市总工会、杭州市工商联、杭州市企业家协会主要负责领导出席,匠心商学总干事赵健雄、秘书长姜传苓,全球产业供应链联盟秘书长姚震宇以及勤务团企业家出席。

大会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浙江省总工会、浙江省工商联、浙江省企业家协会指导,杭州市总工会、杭州市工商联、杭州市企业家协会主办,匠心商学承办。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上一篇

双11宝妈囤货清单, U-ZA婴幼儿洗护系列守护家人健康

下一篇

展现炫白笑容,Denti莎卡让孩子笑容更自信

你也可能喜欢

评论已经被关闭。

插入图片

热门

    抱歉,1天内未发布文章!
广告招租 文字链广告
返回顶部